我们有什么货色,世界给什么脸色

罗胖曾经讲过一个故事,大意是这样:

他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性朋友,从事销售工作,出售的不是牙膏面盆之类小件日用,而是那种一笔吃一年的大单,虽然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但她这个行业听起来似乎挺高大上。于是,老男人罗胖好奇了,很直白地问:你长得这么好看,做的又是大生意,难道没有客户对你提出潜规则?常在河边走,你就没有湿过鞋吗?

 

漂亮的女朋友略微沉吟,说:还真有,但是我考虑了一下没接受。我原原本本告诉对方,谢谢你对我有好感,我对你也一样,可是行业里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回我如果答应了你,就意味着下回不能拒绝别人,工作标准得一刀切,那我整个职业性质就变了,我从一个卖本事的姑娘变成了卖色相的姑娘,而行业这么大,我不能一路睡过去,你喜欢我一定会替我考虑,我们还是把这种好感变成彼此的体谅和尊重吧。
于是,没睡成的客户变成了漂亮女朋友的朋友。
可见,人们在选择潜规则对象的时候都是要思索的,首先觉得可能性大,其次觉得风险性小,最后还会试探,试探不成便聪明绕道,完全不是见哪儿扑哪儿的那种。而一个被成功潜规则的人,一定流露出了某种可以被潜的气质和特性,也就是俗称的:盆子不嫌罐子黑。
这句话文艺点可以说成:当我足够好,才会遇见你。
哲理一些能够表达为:我们是谁,就会遇见谁。
但我更喜欢郭敬明简单粗暴的直言不讳:我们有什么货色,世界给什么脸色。

 

所以,大家才能看到很多天造地设的搭档:一直喜欢嫁富豪秀幸福然后被抓包上电视哭诉抢女儿的黄奕和第二任丈夫黄毅清,没有牵手汤姆汉克斯就病倒在奥斯卡大门外铩羽而归的黄圣依与霸道总裁杨子,还有那个总是抱怨职场上遇人不淑至今没有获得提升的朋友的朋友,以及她总是搞不定的工作。

 
奇葩一定能嗅出另一朵奇葩独特的香气,安徽有一道名叫“绝代双臭”的菜,臭鳜鱼烧臭豆腐,这样的搭档,确实是绝配。
只是,如果说“当我足够好,才会遇到你”,那么反过来也可以理解成“当我不够好,好事也不会来”,而这个不怎么好听的理由,才是很多事情真正的答案。

 
比如:
为什么我穿不上那件漂亮衣服?因为你太胖。
为什么升职的人不是我?因为你的绩效赶不上别人的成长。
为什么我的男人离不开小三?因为在他心里你和孩子加一块的分量都不足以让他安分下来。
为什么客户没有时间跟我吃饭?因为你的重要程度不够他为你拿出专场。
为什么前途总是一片迷茫?因为你的本事撑不起你的奢望。

 
为什么我不是遇上霸道总裁的玛丽苏?因为玛丽苏不好当,先得把自己修炼出遇上霸道总裁不露怯的气场,那种顶着假发发着嗲分分钟搞定生活的粉红少女,只生存在偶像剧里,真正好运气的玛丽苏都是把荆棘踩在脚底下的芭比脸钢铁侠。

 
很多时候,解决问题的关键貌似在别人那儿,实际上,开启未来的钥匙却在我们自己手里,只是钥匙有点重。
思维方式有两种,一种认为解决问题的症结在别人,另一种,觉得搞定困难的关键在自己。
前一种人总是感到绝望,永远所嫁非人;后一种人常常发现惊喜,总是能找到新的机会和出路。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得分,往往是自我评估的八折——每个人多多少少都要把自己想象得能耐大点才能包容住心底的脆弱,而生活给我们的脸色又总是在八折的基础上再次做了盘剥,所以,经历螺旋式递减之后,只有实力仍然足够强劲的剽悍家伙,才能够看到生活的好脸色。
那些温暖的假话就像无用的鸡汤一样没劲儿。
而迷信,就是傻子遇到骗子的结果。

 
前两天,朋友给我发了个段子:
年老力衰的黄鼠狼在临近山谷的鸡舍旁边竖了块牌子:不跳下来,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雄鹰呢?
于是,每天都有认为自己是雄鹰的鸡血沸腾的鸡从悬崖上蹦下来摔死,成了原本丧失捉鸡能力的老黄鼠狼的午餐,这下,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会老啦,黄鼠狼天天吃得饱饱的。

 
其实,朋友的本意是讽刺我这种鸡汤作者给读者打鸡血,没想到,反而贡献了一个素材,让我今天能够多唠叨两句:
假如我们是只认不清自己的小笨鸡,就会有条黄鼠狼,在鸡舍旁边竖块“不跳下去,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雄鹰”的牌子,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还有,今天为啥起这么难听的标题呢?
亲,因为真相没几个好听的。buwangchuxin
文章转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